盼达用车按下“暂停键” 共享汽车玩不转了?

2021-02-18

1月31日凌晨,盼达用公布通报称,目前由于公司经营原因,2月1日起暂停运营。发展了5年的盼达用按下了暂停键。在此前,car2go等几头部分享平台或暂停运营、或押金无以退、或改名、或转变运营策略。几经周折,分享或将“玩不转”了。

盼达用已退还押金

“不知不觉,我们一起在路上,已行经五年有余,从重庆洪崖洞到广州小蛮腰,从成都武侯祠到绵阳越王楼……但或许最近打开APP的你们,看见站点重开,辆增加也有发现,目前由于公司经营原因,重庆盼达租赁有限公司决定于2021年2月1日起暂停运营。”1月31日,盼达用公布通知,宣告了这个5年前,从重庆洪崖洞出发的分享的“暂停”。

天眼查表明,盼达用注册资本为10,000.00万元人民币,法定代表人为温志泓,主要经营范围为租赁业务。

曾几何时,盼达用的成绩单相当出色。成立于2015年的有心达用,是由力帆实业投资的新能源分享上下班平台,是国内最早进入智能分享上下班领域的平台,先后在重庆、杭州、成都、绵阳等11座大中型城市投入运营。该平台刷新多个“第一”,业内首个支持全异地无人取还、首个注册用户突破百万级、首个支持第三方联合报免押金、首个可以在第三方渠道即时用、首个支持全流程线上化的新能源分时租赁项目。

2018年,有心达用与百度自动驾驶应用于场景逐步落地。1月,盼达自动驾驶在美国硅谷进跑完,在美国CES展上引起普遍注目;5月,盼达与百度自动驾驶示范园区月落地两江新区,开启了国内首个“找人”的商业应用于;11月,百度智能事业部总经理顾潍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宣告2019年将联合盼达展开自动驾驶规模化商业运营。2018年底,盼达用在重庆获得自动驾驶路测牌照。

彼时,盼达用月均活跃用户33.0万人,名列第三,仅次于GoFun、EVCARD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盼达用上线以来,共计投入13,000辆运营辆,总投资达15亿元。其中,累计运营过6000辆换回电模式辆。累计2020年11月,总计已完成上下班订单1098万单,实现营收4.22亿元,总计用户558万人,最低月活跃用户超强50万,最高月营收1785万元,最高月订单47.6万单。

然而,如今,在力帆重庆北碚区蔡的生产基地附近的空地上,荒废在这里的“盼达用”多达数百辆,身斑痕累累。盼达用已启动暂停运营的善后工作。盼达用运营范围也膨胀为重庆和昆明两座城市,运营辆1400台,月活跃用户7万人。

重庆市消委会投诉部涉及负责人讲解,在吉利控股接掌后,情况终于经常出现了转机。力帆实业筹措到了4000万元资金,并允诺15天内将拖欠的押金全部归还。目前,辆已交还,押金问题均处置慎重。盼达用的股东高钰与陈卫已于2019年先后独自创业。

1月22日,盼达用公布合作方公开发表召募函,招募函中称,近期,在控股股东、债权人的全力支持下,盼达用司法重整方案已获法院裁定批准,资金压力获得有效化解。此次召募将不限于股权投资、资产并购、业务并购等各类型,以提升盼达用经营资源,寻求盼达用发展。通过合作方的参与,优化有心达用的股权结构,实现新资源、新的资产的注入。通过有效地整合产业资源,构建产业发展升级;最终打造管理结构完备、资产质量优良的出行公司。

暂停运营早有迹象

事实上,早在2019年初,EZZY、麻瓜上下班、巴歌上下班等停驶、途歌爆发资金危机……继共享单退潮后,共享行业似乎也将迎来“寒冬”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力帆实业一直在倒闭的边缘挣扎挣扎,在接连亏损、债务压顶、资金紧张,各种“市府”后,力帆宣告司法重整。最终,吉利控股及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旗下的“满江红基金”,最终沦为了力帆实业的战略投资者及产业投资人。2020年12月,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之为,公司股东权益变动后,控股股东由重庆力帆控股更改为重庆满江红股权投资基金。

“押金不是它的商业模式,所以押金并会成为行业的问题。主要是资金链其他地方经常出现问题,押金无以弃是最显性的一个形式。”一位盼达用的内部人员在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回应。

而从力帆重整计划来看,吉利科技接掌后,力帆科技未来的重点在新能源和换电领域,共享上下班暂未涉猎。

共享渐渐发售市场

不止是盼达用,“共享经济”的风口似乎转瞬即逝,除了分享充电宝外,分享在内的其他分享模式,都麻烦不断。

在重庆,盼达用、众行用、环球永EVCARD、Car2go等10余分享出行平台,可谓国内竞争最为激烈的共享市场,如今,上述这些平台已难觅踪影。

到了2018年下半年,行业“黑马”途歌上下班传出冷门,押金问题弥漫在分享海面;随后,立刻上下班陷于“无能用”的窘境。

拥有上集团背景的环球享EVCARD,也因辆闲置一度成为焦点,现已划归享道上下班。

2019年5月18日,car2go的官方微信号(也是其共享用服务号),插入的一封“致歉信”,则宣告它将于2019年6月30日正式“离场”。同时,戴姆勒针对中国市场推定为出的分享上下班新的服务Car2Share也将一并解散中国市场,退出时间也为2019年6月30日。

2020年10月,以分享起的首GOFUN正式宣布展开品牌升级,构成母品牌“GOFUN科技”以及两个子品牌“GOFUN出行”和“GOFUN服”协同发展的新局面,成为出行及辆服务管理一体化科技平台。

有媒体报道,众泰旗下的众行用的辆被公开发表直播售卖。就众行用evpop是否出售运营辆的相关问题,该记者多次致电重庆众行方面,但两个座机号均合了却无人电话。

分析

共享为何难以为继

即兴即走、收费适中的分享,为何落在这般田地?运营成本高企、盈利模式不明,诸多壁垒“妨碍”各大平台盈利,赔本赚吆喝,沦为众多分享平台的一直以来的“真实写照”。

艾瑞咨询《2019年中国分时出租行业研究报告》称之为,辆折旧、停车与调度成本、人工、软硬件、营销等高昂的订购成本与运营成本,让分时出租成为一个轻资产轻运营的项目。而其收入则几乎全部来自于辆租金,约占其总收入的90%。其分时租价格约为网约、出租的一半,但订单量又极大受限于规模,依照现有商业模式,运营商很难达到收支平衡。据涉及统计调查发现,在某一区域只有投放8000台时,企业才不会盈利。但大多共享平台似乎并未“达标”。

有市民到巴南区一长安出行的网点取时,发现有数台的左前轮竟然都不翼而飞。随后经警方调查找到,该事件人员,是因长安出行用户停时,占用了其分时出租平台的专用停位。这只是目前分时出租市场多个品牌共存的大环境下,所产生的恶性竞争的一个缩影。

面对着同一群目标客户,停位、电池点资源紧绷的情况下,“A平台位停着B平台,B平台在C平台位上电池”的现象时有发生。恶性竞争又造成成本失控。成本的下跌,使得很多运营商在辆的日常确保方面,开始力不从心。最必要的表现,就是况变得不容乐观。饮料瓶、餐巾纸、烟灰……上游新闻·重庆商报记者在早年时调查分享时发现,位于南坪、渝北等分时租赁停点停放辆的卫生状况都不好。

同时,中消协牵头百度发布报告曾显示,共享经济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。在共享经济中,分享投诉量占比21.8%,仅次于分享单,名列共享经济投诉榜单第二位。报告还表明,在分享投诉中,问题最少的是“多收费乱收费”及“大数据杀熟”问题,总体占比达65.2%。

资本对分享也很慎重。熊猫资本投资经理丁一丁曾表示:“分时租赁门槛较高,运营成本高,资金回笼周期长,并非所有VC愿意投资。”祥峰投资合伙人赵楠指出:“分享单扫除国内战场构成头部企业至少需要10亿美元,分时租赁是N倍杠杆,很难是一初创分时出租一点一点玩起来的,这种路径切入模式难以成功。”

上游新闻·重庆商报记者严薇实习生宋沁泽


世喜 世喜 世喜 世喜 世喜 世喜